发布供求信息 发布板栗报价 会员登陆窗口 注册网站会员 站内信息搜索 返回网站首页
  您现在的位置: 板栗网 >> 文化 >> 板栗文化 >> 正文

“吃”心不改之:暖暖的糖炒栗子

[ 作者:莫韶华 | 稿件来源:大河网 | 点击数: | 更新时间:2016/10/13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]

大河网讯 (记者 莫韶华)

“一场秋雨一场凉,十场秋雨穿上棉”。

昨天的郑州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侵袭,雨水冲到玻璃墙面的写字楼上,瞬间幻化成一道道受到利器割裂的瀑布,甚是美观;大中午头的,“妖怪”作 祟,天空忽明忽然,汽车都亮起了尾灯;傍晚时分,狂风大作,天空却被吹散了乌云和阴霾,格外的明朗干净……夏末初秋的天气就像小孩的情绪,难以捉摸,凉风 习习时,我忽然意识到,该吃栗子了,又到了秋栗飘香的时节。

没多少日,街边的拐角处,店家们又该支起那口大锅,手持大铲子在锅里搅动,一颗颗饱满的栗子在粗粝的沙子中翻滚着,糖炒栗子独有的暖暖的香味又将弥漫街头了。

电视剧《人间四月天》

糖炒栗子,关乎爱情?

黄磊、刘若英和伊能静主演的《人间四月天》最后的场景:徐志摩去世后,陆小曼(伊能静饰)一直一个人生活着,直至满头银发如雪。一个深秋,她前 往出版社洽谈徐志摩诗集出版的诸多事宜,从出版社出来时披着羊皮披肩孤独地走着,买了一包糖炒栗子,抱在怀中,伸出颤抖的手颤巍巍的剥着热腾腾的栗子,一 片黄叶落下来,她目光追随着落叶,忘了吃嘴边的栗子……一代佳人从未想过洗尽铅华,却在暮暮垂已时形影单只,她和徐志摩曾在冬日分吃一包糖炒栗子边吃边暖 手,天空雪花如蝶,彼时才子佳人的浪漫只剩下手中糖炒栗子的点点余温。

其实,在《诗经》中,栗子的香、甜、糯就已经渗透到爱情中。《国风》中有一篇写男女之情的,栗子出场:“东门之栗,有践家室,岂不尔思,子不我即。”这诗中的姑娘,和她思念的人儿一墙之隔,可人心却很疏远。她心里想着他,却不知情归何处!

糖炒栗子是最适合恋爱中的情侣吃的,街角路口那袭暖暖的灯火送来的不仅是香喷喷的栗子,更是万家灯火的温暖情意。恋人们走在华灯初上的路上,相互依偎着剥开油光发亮的炒栗子,爱情的滋味绵绵悠长。

糖炒栗子中不仅有爱情的甜美与哀怨,也有麦秀之痛,黍离之悲。

炒栗子是别具地方风味的著名小吃,也是具有悠久传统的美味。南宋时,陆游在《老学庵笑记》中曾记述这样一段动人的故事。他说:“故都(指北宋的 汴 京,即今开封)李和炒菜,名闻四方,他人百计效之,终不可及。”接着写道:“绍兴中,陈福公及钱上阁,出使虏庭,至燕山,忽有两人持炒栗各十裹来改……自 赞曰:‘李和儿也。’挥涕而去。”据此可以推知,汴京的炒菜专家李和在外族人侵时家破业敝,他的儿子带着炒栗的绝技流落燕山,他用献给故国使者的栗子,表 达了自己对统一祖国的热望。

不管朝代如何更迭,人们对糖炒栗子始终钟爱有加。炒栗子这个小行当,从历史长河中延续下来,除了设备更迭人气不减。清代人郭兰皋在《晒书堂笔 录》中说:“及来京师,见市肆门外置柴锅,一人向火,一人高坐机子上,操长炳铁勺频搅之,令匀偏。”把炒栗子的情景描述得十分生动、具体,如在眼前。

栗子号称“挨打包”,是很难保存的食物,从树上的“小刺猬”摘下来后晾起来,没事了摇一摇踢几下打一打,否则很容易生虫。其实最好立刻炮制,或蒸或煮,或炒或做菜,做法千变万化,但是炒栗子绝对是最美味的方式,没有之一。

糖炒栗子的香气,在你需要时家人和朋友的支撑,才是生活的真相。

小编依稀记得曾几何时,每次开学母亲都会给装两包炒栗子带着,上班之后每次返程也会给车上装几大包生栗子,千叮万嘱到家后赶紧给朋友分发煮熟了吃。

七年前冬天的一个夜晚,小编和几个朋友一起去看蔡依林的演唱会。结束后去吃夜宵,寒冬夜晚的灯光经过冷空气的折射仿佛变了形,夹杂着城市的灰尘 分外朦胧,平时人迹罕至的街道因为当晚蔡依林的演唱会多了行人。我们买了两包文化路红专路口的糖炒栗子去纬三路吃生汆丸子汤,小店营业到午夜两点,以至于 偶尔加班回家时它依旧微亮的灯光在夜晚有了点温暖的感觉。因为演唱会小店的生意很好,我和朋友不得不坐在里间,所有桌椅都已随意地码放在墙角,店主随便抽 了一张摆在地上,我竟然发现那本熟悉的自己做的杂志《行家》被丢弃在角落的桌子上,封面人物微笑的脸庞布满油腻,衣服也被撕得残缺不全。

曾经不开心的工作经历因这本杂志浮现,稿件至少三遍以上的修改,费尽心思做成的栏目却给不了人眼前一亮的效果等等……

那年的冬天来得很早,没有大雪纷飞的场面却寒冷彻骨,糖炒栗子颗颗饱满发亮,丸子汤热气氤氲,朋友脸上因为创业的艰难爬满了疲倦,却整夜整夜 地研究电影学习编导讲座。在我抱怨稿子被枪毙时,他捧着《行家》给我念了一段话,成为那些日子里最暖人心的言语。“他是个法国作家。彻底的失败者。一生没 有工作,情史不断还是个同性恋。花20年写了一本没几个人看的小说。但他也许是继莎士比亚之后最伟大的作家。晚年回首人生,他发现那些难熬的日子才是一生 中最好的时光,因为那些日子造就了他。而快乐的日子全是浪费时间,没有任何收获。你想一觉醒来就到18岁,觉得这样可以跳过高中时期的苦,但高中是你一生 中最重要的苦难时光,你不可能 经历比这更好的苦难了。”

这是电影《阳光小美女》里弗兰克给德维恩讲述的普鲁斯特说的话,电影本身并没有大起大落的情节和上亿的大投入,可是处处洋溢的温情成为它的亮 点,影片最后他们依旧开着那辆靠全家人推才能发动的老爷车回家了,一切的失败都留在了身后。我一直感慨写文字的人是一厢情愿地付出者,他们可能为了一篇文 章榨死多少个脑细胞,或者为了一个logo彻夜不归,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些努力是否能为读者带来触动,或者究竟有多少人能在上厕所时看看它,那一夜,我竟然 在一个简陋的小饭店里被自己做过的杂志感动,虽然它早已经残缺不全地被用来垫桌子。

后来,我也在洋气的吃着各种进口食品和非本地产的水果,发现什么好看的萌系零食便买来尝试,各种包装精美味道也并不差的食品琳琅满目,但是每到秋冬时分,糖炒栗子那甜甜的香味就像立秋的标志一样,这就是落在胎记里的味道。

感受着滑过树叶的风,我不由自如地想笑,其实秋天里的一包栗子,也挺好。

郑州糖炒栗子店面搜索:

李大姐心甜板栗

位置好所以买的人还是不少,板栗真心不错挺甜的,听说放的蜂蜜吧。

评价: ★★★★

地址:花园路农科路交叉口向东20米(丰产路店)

丰产路政七街交叉口东北角(政七街店)

花园路广电南路交叉口向东50米(电视台店)

红旗路政六街交叉口(红旗路店)

心意板栗商行

他家板栗闻着味道不错就在门口现炒的很好吃,去买的大部分都是情侣、男的给女的买看着都很幸福。就是感觉对面公共场所感觉不太干净,不过这里服务态度不错生意很火。

评价: ★★★☆

地址:二七路市民新村北街近人民公园东门(交叉口东南角20米)

人民路管城后街交叉口(中医院大门北侧)

强丽板栗

靠近大石桥,味道也不错

地址:永安街庆丰街东北角

燕山板栗王

医学院附近有很多卖糖炒栗子的,这家栗子几乎没有坏的,粒粒金黄。现在搞拆迁,搬到了路对面的药店旁。

评价: ★★★☆

地址:大学北路建设东路交叉口向东100米

香山油栗

位置好,这个路口有好几家板栗店,就这家买的人,经常看见这家的队排老长,而且等的时间也有点小长。不过板栗个很大,也比较好剥。香甜的那种,吃起来面面的,挺不错。

友评:是用蜂蜜炒至,很多年了,味道特别好,现炒现卖,炒板栗的阿姨说炒了十来年了,味道甜蜜香浓。

评价: ★★★

地址:大学北路建设东路交叉口东北角

黑孩油栗皇

很有名气的店,店不大经常排长长的队。口碑好确实挺好吃的,皮很好剥栗子很甜很糯。人手一包糖炒板栗,总让人有些别样情怀。

评价: ★★★★

地址:南阳路优胜南路交叉口向南100米路东(南阳路店)

栗子王

虽说门脸看起来完全不起眼,但绝对是永远有无数人在排队买,只要炒出来一锅瞬间就卖完的店。栗子味道真的超赞!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。

评价: ★★★☆

地址:南阳路优胜南路交叉口向东200米到卫生路(优胜南路店)

紫玉板栗

地址:文化路红旗路

香芯板栗

十几年老店了,粒粒金黄,坏的极少

地址:永安街庆丰街东北角

郑州板栗王

买的价格12、15、18这几个价位,挺好吃的,很软没有开口、轻轻一咬,手剥开很完整。

地址:经五路

《贪食纪》

作者: 殳俏 /龙荻(插图)

不知不觉,写美食专栏这件事已经第十个年头。……做跟食物打交道的事情,其实真的微不足道。但就是这样的小事,在最寂寞的时候要坚持下去,在最热闹的时候更要坚持下去。——殳俏。

继《吃,吃的笑》之后,“美食工作者”殳俏,再度集结美食专栏,开启《贪食纪》三部曲:寻味 / 索材 / 乱谈,关于美食的“微不足道”,总是说不尽、聊不完的。

殳俏, 1980年出生于上海,作家、食评人,史学硕士。曾出版美食文集《人和食物是平等的》、《吃,吃的笑》、《元气糖》等,翻译意大利作家 艾柯文集《带着鲑鱼去旅行》,小说《双食记》被改编为电影。为《三联生活周刊》、《周末画报》、《Time Out 北京》、《时尚旅游》、《纽约时报》Science Times中文版等媒体撰写专栏。亦是美食公益项目“悦食中国”的创始人 。

沈宏非推新书《情急》 问诊红尘中痴男怨女

媒体上遍地开花苦口婆心的情感专栏,到了“馋宗大师”沈宏非手上,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,但见他从饮食到男女,由美味到风月,荤腥不避,麻辣不 挑,浓油赤酱左涂右抹,甘露狗血挥天洒地,妖风烈、狼烟起,各路妖蛾子手到擒来,一时间,沧海一声笑,纷纷世上潮,红尘俗事成笑料。“你有什么不开心的 事?说出来让我们开心一下!”继《痴男怨女问沈爷》后,依然是家家那本难念的经,依然是男女那道过不去的坎,沈宏非庖丁解牛般,刀刀入肉,丝丝入骨,活色 生香的问答之间,让你开怀大笑,乐不可支,堪称一部当代人间喜剧。

情感问答专栏写到这个份上,我相信也后无来者了。你可以拿它当小说读,出场人物近百,面子上是情色问题,骨子里是人间喜剧。这是本真正的疗伤书,往下看,你会发现你的命运不坏,至少你恋人和你的性取向一样。——毛尖

沈宏非, 生于上海。1984年至今,先后在广州、北京、香港及上海等地从事媒体工作,曾经是《南方周末》《南方都市报》《周末画报》《三联生 活周刊》等报刊的专栏作家,2003年获选《南方周末》“年度中国杰出专栏作家”。现为自由撰稿人,定居上海。著有《写食主义》《饮食男女》《大熊猫看小 电影》《笑 场》《上流社会知识竞赛》《痴男怨女问沈爷》等。

 

 

 

郑重声明:
① 本网刊载的原创作品,版权归作者和本网所有,如欲转载,请与本网联系。
② 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③ 本网转载的作品,给予支付稿酬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。
④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与本站联系。

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 
    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热门文章
     
    推荐文章
     
    相关文章
        振兴罗田板栗产业,路在何方?
    罗田政协建言振兴板栗产业
    邢台都有哪些板栗批发商?
    迁西板栗复合栽培系统认定为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
    罗田:全力抗旱 确保50万亩板栗丰产丰收
    举个栗子?越小的单品越容易爆款